欢迎访问保山新闻网,您可以选择访问: 九州娱乐 隆阳区 施甸县 腾冲市 龙陵县 昌宁县

保山搜索

首页 保山新闻网 历史文化 本土文学

茶香撩人,缕缕醉心

2018-05-02 16:08 杨卿卿

“瑞雪兆丰年,冬去茶为先。春日百花绽,茶香最风华。”几场春雨过后,唤醒了正在沉睡的茶苗,思绪也在茶香的缭绕中沉淀。

人间四月正是采茶的好时节。清晨,当天空微放初光,打鸣的公鸡才叫了第一遍,三三两两的采茶人就背着茶篓往茶园方向去了。都是自家寨子的,路上免不得些亲切问候。路边小草尖儿上的露珠被行人惊醒,纷纷滚落在地或爬上了行人的脚,不一会儿,那些个穿布鞋的便感觉到脚上潮潮的了。清脆的鸟鸣伴随着露珠垂落的滴答声和行人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在寂静的清晨就像是人与自然共同演奏的交响乐,是那么悦耳动听。

吃过早饭,奈不住内心的好奇,想要亲自到茶园一睹春茶采摘的壮观场面。走近茶园,茶农五颜六色的帽子在茶海中格外惹人注目,像是这片绿色海洋中特别的点缀。再往里走,绿油油的茶树一字成排、错落有致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好不热闹。

微风在阳光的缝隙中徐徐吹过,茶树在寂静中跃动着欢愉的心情,似是在互诉情谊,似是在醉心呢喃。看!那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,满脸岁月的沟壑挤压得双目只顾低眉紧盯枯槁而忙碌的双手,岁月偷去了他的年纪,却带不走他的勤劳和质朴。瞧!那个穿黄色毛衣的小男孩,或许是茶园的阳光太过于青睐他,小脸蛋显得格外黝黑。还没有茶树高,便懂得劳动最光荣,懂得为母亲分忧,一只手端着个小帽子,一只手采着茶尖儿,那呆萌的眼神简直不要太惹人怜爱。听!谁在那个角落唱着采茶歌儿?具有穿透力的歌声飘荡在茶园上空,余音久久没有消散。

徜徉在茶海中感受春天生命迸发气息,一不小心被脚下的石子跘了一下,差点摔趴在地上。一低头便看见刚冒出嫩芽的小草,草根处依稀可以看见一些残留的灰烬,是去年“野火烧不尽”,而今“春风吹又生”的那片吗?抬起头,打开手机相机功能,满屏都是生命的颜色,想要将这满满的春的气息装进手机里,奈何“内存”太小。突然间就想到茶叶成型的全过程,少不了要经历采、晒、凉、摇、筛、炒、揉、包、焙、挑等一系列工序,每一步都是孕育好茶的关键,少了哪一步都不行。

茶叶,本是一片树叶,最初与人类相遇时被当做一味解毒的药方。几千年中国文化的沉淀,变成了一道可口的饮品。在酒文化肆虐的中国,茶文化的地位也不可小觑。

虽说,“幸时有酒共酩酊”,但对于像我这类不胜酒力的人来说,“不尔一啜先春茶”才是以茶会友的正确打开方式。“茶敬客来茶当酒,云山云去云作车。茶逢知己千杯少,壶中共抛一片心。”诚心实意的邀请、洒脱不羁的调侃,既不觉得是酒虫烧脑般的过分做作,同时彼此间交往坦率诚挚,显示出好友之间的情谊,更增添了一抹茶香诗意。总是听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,却不知君子之交也可以醇如茶。从陌生到熟悉,再到坦然,正如茶叶从初遇沸水的苦涩到浸泡充分的唇齿留香,再到茶味渐渐变淡,香气却留存心间的过程。

茶叶,曾步入唐朝诗人的殿堂,曾藏进僧侣的行囊,曾登上大航海时代的货轮,曾丰富英国文化中最精致优雅的礼仪,它走过漫长的旅程,生命经历枯萎、重生、绽放,或许只是为了提醒匆忙行走的人们,在明知不完美的生命中,也可以感受到完美。哪怕,只有一盏茶的时间。

好奇心被满足的我欢喜地回到寝室,泡上一壶沁心绿茶。呷一口,任清清浅浅的苦涩在舌尖荡漾开来,充溢齿喉。深吸一口,余香满唇,在肺腑之间蔓延开来,涤尽一切的疲惫与苍凉,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茶香撩人,缕缕醉心,思绪似又飘远了。

责任编辑:钱秀英 编辑:段绍飞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博聚网